我爱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方凡道卷 > 正文 【 第四百九十五章 风满楼(三) 】
    顾元叹有心运使七星剑,狠狠把陆传亓刺个对穿,把刚才丢下的面子和场子找回来,又见陆传亓和许一乐两个打了半天,场面倒是生猛壮观,结果只是略伤皮毛,且聊的起劲,实在是有些不好下手。

    寸心门以符箓为尊,他是三山宗主江心月的亲传弟子,符箓之道自不必说,便是衣剑心的符剑之法也修习颇久,得衣剑心亲自以符箓凝聚七星宝剑,赖以斩妖除魔,可谓符箓和符剑齐头并进,有身份有地位的成名高手,偷袭这种不符身份的事他不屑为之。

    况且陆传亓手中的宝贝着实不错,便是猛然爆发的许一乐,近乎神魔一般的躯体,都不能将之损毁,七星剑虽然锋利,然则两人道行相差太大,只怕破不开那巨脸的防护。

    勾离谨知道他心高气傲,信心满满的要和陆传亓见个真章,哪知道只坚持了一个回合就颓然落败,连陆传亓的手段都没试出来,自然是满心的不忿。不过此事说不得也劝不得,不然顾元叹若是因此生了心魔,却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陆传亓端坐蒲团之上,背后的空中云头飘动,以四部尊主为首,每一个身后都站着一支军队,四部大旗飞舞。

    大明尊部皆着碧铠,身上还缠着许多藤蔓之属,五颜六色的花朵盛放,兵士手中各自拎着两个白灿灿的圈子,电光闪动。刑太岡亦身穿青色盔甲,一手持仁王盾,一手握着天刑法令,太狱索绕着周身盘旋飞舞。

    神拳部皆着金甲,只是铠甲只有半身,裸露着半身健硕的肌肉,人手一副精铁圈套,气息深沉悠长。北斗枫套着白金色的惊神甲,背后飘着四支三角战旗,上书“北斗神拳”四个大字,原本九尺的身躯看着又拔高了几分,整个就像一头人形巨兽,张狂霸道。

    红灯部皆是妙龄女子,分做三队。一队提红灯在云,一对提黄灯在右,剩下一对则托着一盏蓝灯,站在宁汐身后。三色灯笼圆的方的形制各不相同,纸灯笼、铜灯笼、琉璃灯应有尽有,灯火摇曳。宁汐身穿大红宫装,嘴角带着一抹浅笑,神情恬淡。

    唯有黑莲部黑云滚滚,水声咕咕,无数黑莲和莲叶在云中摇摆,缓缓开花结果,拇指大小的莲子落入黑云,转眼就生成一朵漆黑如墨的菡萏,如此往复。黑莲黑云中黑莲丛生,更不见一个人影,也不知道连云虚是坐镇真空道本部,还是隐藏在黑云之中。

    除了四部人马之外,亦有许多剑光在远处的云丛中穿梭,想来是陆传亓以真空道教主的身份,动员了不少离恨界的修士前来。

    真空道虽然一家独大,但离恨界的门派并非只有真空道,而且真空道严格来说并不是门派,而是教派,乃是宗教性质的宗门,和浮屠的大普度寺大略相同。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具备陆传亓的修为和心性,大家站的立场和角度不同,想法自然也就不同,并非所有的本土生灵,都对三皇城心怀敌意,坚决要将之铲除。

    陆传亓道:“道兄,现在可以谈谈了吗?”

    许一乐两只脚踩在城主府上空,微微哼了一声,东林阙便带着修士大军升上半空,虽然没有真空道四部的人数多,着装和法器也五花八门,各种颜色的光芒互相交辉,看上去杂乱无章。

    但修士大军不比凡人,并非人数多战斗力就强,最主要的还是看修为道行,像真空道四部大军,看着森然有序威风凛凛,实则许一乐一人,就能将他们通通打杀,不过是多花费些时间罢了。

    东林阙仗剑在前,跨下一头三尾金睛火云兽,身后的军队不足千人,但多数是从三皇山和散修里挑选的金丹修士,且一转二转的以及筑基修士,通通填入预备队去,更没有资格释放法器飞空。

    阵法是修行至道之一,本就凌驾于许多上乘道法之上,乃是能够成就神婴乃至成就仙道的妙法,并非陆传亓专属。况修行道阵法传承亿万年岁月,离恨界不过数千年,其他繁复的道理暂且不说,单以积累而言,阵法之道在离恨界同修行道的区别,就同水洼同东洋大海一般。

    阵法之道,炼丹之道,炼器之道,符箓之道,皆是至上仙道,若论品阶还在五行仙诀之上,只是入门易精修难,想要有一定的成就更是难上加难,已经不仅天资与悟性的问题,其中还关乎机缘与,天命。

    陆传亓便是得天独厚,修炼阵法之道不过两千年,成名时亦不过数百岁年纪,便抵得上寻常人毕生心血参悟,可谓是天意垂青了。

    四门至道如今只有丹道广为流传,无数修士都粗通一点炼丹之术,自中古诸子至今几十万年世间,也只出了丹尘子和药天子两个宗师人物,还是服用丹药成就的神婴,至今不能更进一步,可见修炼丹道之难,尤甚于道法。

    符箓之道虽然有寸心门延续,然则寸心收徒向来没有什么标准,只看缘分心意,甚至一个霎时的浮念,念动则生念过则流,故而一直人丁稀少;二则寸心门行事特殊,一直游离于十二正宗之外,虽有弟子于世间行走,却极少表露身份,亦不显露符箓之道,虽名列十二正宗却又和宁老庄一般,隐世不出。

    炼器一道如今更是没落,各家宗门都有专门炼制法器的堂口,但打造的神兵法器多数都是上品以下,一件上品乃至绝品的法器,轻易不会外流,多半都会被金丹上重的修士当做贴身之物温养,等待渡过九重雷劫,借天地伟力激活灵性,成就法宝。寻常修士想要获得一件品质上佳的法器,还要到专门炼制兵器的宗门购买,纵然去心真宗这样能够打造上品法器的宗门,在修行道还属于不入流,足见炼器之道的没落,尤甚于炼丹。

    其实修行道没落的何止四部至道?自玄天法祖和洞玄嗔以功德飞升,无数年月以来,只有一个郭允龙修成九劫散仙,最有可能飞升上界,也只是有可能而已,一日不飞升,纵然于人间无敌,就终究只是个人间修士,踏不得仙路,登不得仙门,证不得仙道。

    也就是说,如今红尘杀劫再起,这个人间无敌的郭允龙,上封魔榜的几率,和一个普通的凡人一样。

    所以陆传亓以九转比肩宗师,于离恨界才是真正的第一高手,许一乐以假婴的修为,都要以十二分精神对待。

    杀生王不仅仅是称号,更是阐述陆传亓过往的事实。

    东林阙的阵法造诣,自然不能和陆传亓相提并论,便是许一乐等人功参造化,于各自的领域皆是翘楚,实则也不通阵法。

    即便三皇城里修炼或者兼修阵法的修士亦有不少,然则加在一起也比不得陆传亓,但是以三皇宫在南疆的力量,以应帝王出身中州皇族的底蕴,想要寻一个阵法宗师,弄几部高阶阵法也不是难事,否则许一乐也不会一直坐镇阵法中枢,对抗陆传亓的五行归元法阵了。

    离开了阵法中枢的加持,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他和陆传亓匆匆过了两手,实则是无关痛痒之举,只不过是试探一下彼此的修为,这些年精进到什么程度而已。

    许一乐笑道:“阁下想谈什么?和谈么?若是和谈,现在还不是时候,阁下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把我三皇城都给围了,如今咱们打还没打呢,和谈什么?总不是把人马摆出来壮壮声势,做做样子,然后回家睡觉去吧!”

    许一乐变换了身形,仿佛连老好人的性格也换了,字里行间尽是强硬。

    “老朽多嘴问一句,阁下这次打算填多少条人命进去?”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