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手下全是妖怪 > 正文 2古画
    杨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在没有武器的时候,只要正确的使用,它们也能发挥出强大的杀伤力,于是他躺好闭上了眼睛。

    很快,崔源推开外面的房门,走进了卧室,却又在门口处停了下来。

    杨辰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想法,但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没有主动出击的能力,他只能等。

    等的过程极为煎熬,在他的感觉中过去了很久,崔源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向床边走了过来。

    杨辰顿时提起了十二万分的防备,如果对方心怀歹意,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所以必须趁其不意,争取一击毙敌!

    为了确保出手的及时,他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隙,然后就看到崔源走到了床边,低头伸出了手。

    他以极大的意志力控制住出手的冲动,因为眼下并不是适合出手的距离。

    崔源接下来的动作却出乎了他的意料,因为他伸手只是给他掖了掖被子,然后就站在床边看着他。

    因为只是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杨辰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先往坏处想,怀疑他发现了他已经苏醒了,不过他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以免崔源现在的表现是在诈他。

    此时崔源却满怀愁意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低声道:“少爷,你一定要好起来,好好的活下去啊!杨家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杨辰心中一怔,竟是发现对方说的话透着真情实意,但他仍然没动。

    崔源转身看向窗外,又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叹息着转身向外面走去。

    杨辰睁开了眼睛,以他的阅历,并没有从崔源身上看出恶意,反而从他的消沉的背影上感受到他刚才的话应该是发自心底的。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需要做出一个决定:要不要抓住这个机会。

    如果崔源如刚才表现出来的一样,是“忠臣”,那么,他无疑就是他打开眼下困局的唯一和重要的助力。

    但如果判断错了,对方是演的,他也将万劫不复!

    眼看着崔源就要走出卧室,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杨辰突然就释然了:除了崔源,他也没有别的机会了。

    而且,此时天还亮着,这就意味他进来时不可能躲过所有人的眼睛,这时候他要出了事,他也脱不开干系,所以即便判断错了,这一点也能对他形成一些制约。

    想到这里,他呼出一口气,虚弱的开口道:“崔管事——”

    崔源听到动静,猛然转过头,惊喜的看了过来:“少爷,你醒了!”

    说着话他快步走了过来,然后一边扶杨辰坐起,一边劝道:“少爷,杨家只有你了,老夫人在天之灵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为杨家开枝散叶,你一定不要再过度伤心了!”

    杨辰见他表现不似作伪,不由松了一口气。

    崔源见他没说话,又想到他刚才午饭没有吃好,赶忙问道:“少爷,你饿吗?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通知厨房给你做去!”

    杨辰怀疑原身祖母和母亲的身死都和饮食有关,在没抓出黑手之前,他肯定不敢随便吃厨房里的东西,尤其眼下的局面,于是摇了摇头,道:“我没胃口。”

    然后不给崔源说话的机会,又道:“崔管事,你带我再去看一眼祖母吧。”

    崔源迟疑了一下,为难的道:“少爷……刚才刘大夫说了,你不能再受刺激了,还是缓一缓再过去吧。”

    杨辰怒道:“我连见一眼我的祖母都不行吗?”

    崔源忙给抚背顺气,慌张的道:“少爷你千万不要着急,老奴没有阻挡你的意思,但……老夫人还要停灵七天,还有时间,你缓缓再去见她老人家也不迟。”

    杨辰似乎耗尽力气似的,背靠在枕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那你扶我去一趟库房吧。祖母有件最喜欢的画在里面,我不能见她老人家,看看她喜欢的画总成吧?”

    崔源担心再拒绝会让杨辰发火,情绪变得激动,拒绝的话就没有说出来,但又不想杨辰过于劳累,稍停了一下,道:“是什么画?不如老奴替你去取吧?”

    杨辰哪里知道是什么画?他就只能做出气愤的样子,呼呼的喘着气。

    崔源一惊,不敢再刺激他,赶紧取了一件外套给他穿上,然后扶着他下了床。

    杨辰有一个独立的小院,而杨家的库房则隔着主院,在西边。

    崔源扶着他刚走出小院的门,就遇到了杨家大管事谭福。

    谭福身高接近九尺,长年练武,身材极为魁梧,往那里一站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一股压迫力。

    他随意扫了一眼杨辰,就对着崔源训斥道:“崔源,刘大夫不是说了吗,少爷需要休息,你带少爷去哪里?”

    杨辰心中紧张,直接装作没有力气,靠在崔源身上没有任何表示,这也符合他刚遭受打击后的情形。

    崔源答道:“少爷说库房里有幅老夫人喜欢的画,他想拿到身边寄托哀思。”

    谭福想了想,微微点头道:“那你们去吧。注意照顾好少爷。”

    随后,杨辰就在他的注视下,被崔源扶着走出了主院,进了库房所在的院子。

    进库房之前,他又看到院门外出现了一名下人,却没有进院,只是在门口晃荡。

    监视?

    杨辰想了想,如果只是监视还好,并不会影响他进库房取东西。

    原本他担心库房东西多,那幅画不好找,但打开库房大门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的东西都分门别类的归置好了,且藏品上还贴了标签,标签上则注有入库的时间。

    如此,他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六岁那年放画的货架,再结合原身的记忆,找到了那幅画。

    担心找错了,他干脆让崔源直接打开了它,现场进行验货,看一看它“邪性”在哪里。

    崔源小心的解开画轴的系带,将画展开,就见画面很简单,只有一名老者,背后则是浩瀚的星空。

    星空没什么好看的,老者静止不动,伸出食指,似在指点什么似的。

    杨辰迅速打量了一眼,感觉像是书院给先贤作的画像,又或者是后人给先人作的画,但并没有看出哪里“邪性”了。

    直到他的目光落在了老者的食指上,忽然大脑就陷入了一片空白,直到谭福见他看得太过“入神”,伸手阻挡了他的视线,他才重新恢复了意识。

    然后,他的心脏狂跳起来。

    为免刚才只是错觉,他拨开崔源的手,又一次将目光放在了画面上老者的食指上,没有让他失望,他的大脑再次变得一片空白。

    等到崔源再次把他唤醒,他已经确定这幅画“邪性”在哪里了!

    这一点虽不起眼,利用得当却能借它破局!

    为了保证它不是只对自己有效,他干脆拿着画,把画上老者的食指放在了崔源的眼前,道:“崔管事,你也看一眼吧。”

    随后,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崔源双眼变得无神,整个人陷入了呆愣之中,甚至动他的身体,他一开始只有本能的反应,且反应速度也很慢。

    这让他更加激动了。

    考虑到武者的反应速度和力度快于常人,为了不出意外,他又在库房里转了转,然后就在其中发现了一部分是江湖人士的用品。

    他先相中了其中一件名为天罗网的暗器。

    这件暗器用坚韧的金刚蚕丝制成,上面绑着数百根带着倒刺、涂着麻药的毒针,一旦被它网上,别说人了,老虎跑掉的可能都不大!

    关键它收起来只有拳头大的一团,杨辰就把崔源支开到一边,把它放进了袖袋里。

    除此之外,他又找到了另外一件暗器,九子连弩,没说的,他当场就绑在了胳膊上。

    可能是得到了那名监视下人的消息,回去的路上并没有再恰巧“遇到”谭福。

    等到回到自己的小院,他则让崔源去把谭福请过来。

    谭福来到后,就看到杨辰站在一幅画前,像是没有发现他似的没有搭理他。

    嘲讽的撇了撇了嘴,他主动开口道:“这幅画就是老夫人喜欢的那幅吗?”

    杨辰叹了一口气,主动让开身体,道:“谭管事也看看吧。”

    谭福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随意打量了一眼,他不愿意和杨辰打哑谜,干脆直接说道:“少爷叫我来就是看这幅画吗?”

    杨辰神秘的道:“这幅画里藏着一个秘密。”

    说着话,他背着身,向着画中老者食指的方向点了点。

    谭福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然后双目也变得无神呆愣起来。

    成了!

    杨辰迅速取出天罗网,打开后,为了不遮挡谭福的视线,从后向前的将它罩在了他的身上。

    随后赶来的崔源,看到这一幕不由惊呆了:“少爷,你这是……”

    此时谭福也清醒过来,当他发现自己被天罗网罩住,又被杨辰用九子连弩指着,下意识的挣扎,又被上面的倒刺刺中,感到身体的麻痹后,他不由怒吼道:“你在干什么!”

    吼声如雷鸣,根据杨辰以往病弱的模样,这样的吼声足以吓得他生一场病。

    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现在的杨辰已经换了一个人,面对他的怒吼根本无动于衷。

    担心谭福大喊大叫把同伙招来,于是杨辰直接抠动机关,对着他的大腿射出了一箭,同时冷声道:“我问你答,多说一个字,这就是下场。”

    谭福见状,知道现在形势比人强,只好换了一副面也,委屈的说道:“少爷,我对杨家忠心耿耿,你为什么如此对我?你这样做……啊!”

    杨辰松开机关,开口问道:“我没记错的话,从我高祖收留你们算起,杨家从未亏待过你们,也是因为杨家的大力支持,谭家才能在县里买房置地,家里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也是跟着杨家吃饭,如此大恩,不说报答,为什么还要如此狠毒的杀害我的祖母和母亲?”

    崔源惊得几乎跳了起来,愤怒的指着谭福道:“什么?少爷你说什么?谭管家,他,他……”

    谭福顿时矢口否认道:“我没有!少爷你不能凭白冤枉人!”

    否认是没有用的。

    杨辰已经猜到他是通过下毒害的原身祖母和母亲,把厨房里的人挨个找来,等他们看到谭福的下场,不怕他们不供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