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手下全是妖怪 > 正文 25一砚一鱼竿下
    新的一年,杨家就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首先,往年因为杨辰的疏懒和省事,少与他人走动,加少人丁稀少,与其他家本就没有多少联系,导致杨家不管年节都很冷清。

    但今年却有许多人主动前来拜年。

    其次,开始有人给杨辰说媒了。

    因为杨家历代短寿,虽然其他人家也有三四十就因各种原因死掉的,但杨家却是确定活不过四十,一般三十五左右就会死,好人家是不愿意把女儿嫁过来的。

    今年算是头一次,有人主动过来说媒。

    杨辰现在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修炼上,还要为正式走上修仙之路做准备,自然顾不上结婚这种事。

    他是正常的男人,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不碰女色的苦修士,但可以预见的是,像这次一出门就半年的事,接下来应该是少不了的,他娶个老婆放在家里,是等着给自己头发染色,还是留着让人威胁自己?

    而且,他仍然不确定杨家短寿的问题是解决了,又或者只是延迟了——基因上的遗传病,恐怕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修炼修仙功法应该才是最根本的解决之道。

    因此,这两个变化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

    直到杨长顺一家赶到,并奉上了那方石砚。

    杨辰在看到那方石砚的第一眼,就确定里面是蕴含着灵韵。

    他在双元府开古董店的目的就是为了这类蕴含灵韵之物,但只是觉得那样做更易于接触到它们,能不能碰到,则既需要运气,又考验杨长顺的眼光。

    现在真拿出来一件,自是让他感到惊喜。

    为了激励杨长顺为他找来更多的蕴含灵韵之物,他小心的将石砚放在桌上,道:“很好!你做得很好!”

    杨长顺则马上谦虚的道:“东家过奖了!这本来就是小人该做的。”

    杨辰勉励的看着他:“你应该也知道,我这个人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你既然按我的要求完成了任务,我自然会有奖励。”

    杨长顺不知道会有什么奖励,但只要有奖励,就说明他这次的选择是对的。

    杨辰并没有兴趣钓杨长顺的胃口,他做事也向来喜欢干脆直接,为了让杨长顺做事更加用心,他直接说道:“首先是这次的奖励,念在是头一件,我决定奖励你今古斋五分的干股。”

    “接下来,你每找到三件和这件古砚相当、且通过我认证的物品,我会再奖励你五分干股。”

    不等杨辰说完,杨长顺已经心情激荡的站起身来:“东家,您,您此话当真?”

    杨辰给他今古斋的干股,虽然只有五分,半成,但也意味着他不再是打工,而是成了主人,这样慷慨的奖励,他无法不激动。

    至于后面需要三件才能再得到五分干股,他也知道现在杨辰只有今古斋两成的干股,所以只要店开着,他早晚能把剩下的一成半拿到手里。

    这意味着,以后他也会成为今古斋的三个股东之一,且可以把它传给子孙后代,当成传家的基业!

    杨辰要的是蕴含灵韵之物,一家店铺的两成股子并不会放在心上,甚至,如果有需要,他也可以把剩下的股份弄回来换蕴含灵韵之物:“好好干吧,我说话算数,我们现在就可以直接签文书。”

    杨长顺听到肯定的答复,忙高声道:“东家仁义!小人定然会为东家用心做事,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杨辰也不拖沓,当场就和他签订了约定文书,随后就带着石砚回到了书房。

    经过仔细研究,他再次确定石砚确实蕴含着灵韵,但是,它的灵韵和万灵鼎完全不一样:感觉已经汇聚成了灵韵,但“看起来”又特别的散;无法确定它是什么,又感觉它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总而言之,它可能正是那种不适合点灵的灵韵。

    而且,他学会【摄灵术】这么久,还一次没有使用过,现在刚好拿来练手。

    站定,脑海里浮现出那幅【摄灵术】古画,他自己也随之进入那种玄妙的状态,右手自然的竖剑指于胸前,神魂一阵轻微的激荡:【摄灵】!

    顿时,他感觉剑指指尖形成了一股微弱的引力,这股微弱到似乎随时都会断掉的引力却又轻松的从石砚里“扯”出一片无形的轻烟,又像是极轻的水汇入山间轻云似的融进了他的神魂之中。

    这一刻,他眼前仿佛看到一个人影不停的拿着毛笔在石砚中沾墨书写,砚越用越薄,字越写越好,有一日终至大成!

    这个过程中,石砚慢慢变得不一样——不仅是外形,还有内在的气质,加上岁月的沉淀,渐渐形成了独有的灵韵。

    画面渐渐从杨辰脑海里消失了,但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的神魂变得前所未有的饱满,仿佛对所有的事都能更容易的看懂、看透,整个人的心态也从对未来不定和接下来要见白石山人的不安中沉稳下来。

    他很快确定了改变的是什么:悟性,定力。

    这个发现让杨辰心情激动起来,却是发现这次摄灵,他的悟性和定力都提高了!

    激动过后,他又与以前相比,虽然悟性和定力很难量化,但毕竟是他自身衡量自己,也能大致确定,两个能力都提升了一成以上。

    ……

    让杨辰高兴的是,在杨长顺一家后面,刘棋也带着礼物来给他拜年,那根竹竿,他也从其中感受到了灵韵!

    “刘兄怎么来了?我原准备过完年就去见刘兄的。”

    杨辰说的是实话,按照计划,他原本就是打算过几天,或者再冲开两到三个穴位后就去见刘棋,然后询问他让刘棋打听的和白石山人性格、有无其他社会关系之类的消息,为双方见面做准备。

    半年时间过去了,刘棋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温和的道:“我在府城无事可做,半年没见,又听说杨兄弟回来,我就想着来看看你——我听说你一来就做了一件大事啊!”

    杨辰摇了摇头,道:“有些人总是无事生非。”

    随后两人从这件事谈起,分别谈了分开的半年各自发生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半年时间里,杨辰一心练《陈龙拳》,炼制阴尘母砂,刘棋则无聊的当他的护卫头领。

    刘棋也知道杨辰关心什么,所以稍微聊了聊,就主动提起了他这半年打听到的白石山人的消息:“白石山人俗家姓汪,名不凡,出身于双元府北淦家坳一家普通人家,因缘际会,得到一卷名为《长青诀》的修仙功法,此后一心修炼,终有所成……”

    “因为一心修炼,他的俗家已经没有了家人,只有白山石谷中收拢了一帮姬妾……但据我打听到的消息,那些姬妾只是伺候他的,并没有听说哪个更受宠……”

    听完他的叙说,杨辰先是为知道对方有修行功法而高兴,又为对方没有可利用接近的社会关系而有些失望。

    刘棋看着他的脸色,道:“杨兄弟,如果要是从侧面着手,我们孙总兵那边倒是一条门路——杨兄弟腹有谋略,如果愿意去孙总兵府上,想来很快就能脱颖而出的。”

    杨辰心中不以为然:他要想从白石山人那里得到《长青诀》,孙总兵的关系是不够的,肯定要拿足够的东西交换。

    他之所以想要从对方社会关系着手,主要是为了减少前期见面的难度,以及打听对方想要什么,至于交换,他有三千丹方,拿出几样应该足够交换到功法。

    不过倒也不用急着拒绝,他知道刘棋的提议应该是想借助他重新恢复原来的位子,而刘棋的提议毕竟也是一条路子:“这个嘛,我再想想。”

    ……

    谈完了正事,剩下的就是吃吃喝喝了。

    刘棋留了一天,因为家中还有亲戚故旧,军中除了初一那天拜完年的上司还有同僚,次日也离开了。

    杨辰这才有时间仔细研究那根竹子。

    只见那根竹子颜色黄中带青,上面像是飘雪般落着几枚灰斑,整体后粗前细,长不过两米,细的地方比拇指还细,粗的地方也不超过二指,但硬度和弹性俱佳。

    其中所蕴含的灵韵则更为奇怪:他通过辨灵之法,或者自身的感知能力,都能确定它内部蕴含灵韵,但通过点灵的心物相通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无奈之下,他直接对它使用【摄灵术】,也是什么都摄取不到。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情况,最后只能留着慢慢的研究了。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他干脆直接在上面拴上鱼线,把它当鱼竿用。

    结果发现拿它当鱼竿极为顺手。

    于是,他每日修炼【点灵术】桩功所用的鱼竿就换成了它。

    转眼间十天过去了,除了丹田外,他再次冲开了一个穴位,但位置却没有和丹田在一条经脉上,而是跑到了后面的长强穴。

    当然,他没有强迫症,只要不影响实力增加和发挥出应有的强大力量,他从不在意这类问题。

    实力的增加让他的心情变得很好,在拿着鱼竿练功时,他的心情仍然格外的活跃,看到水底游来游去的鱼,全都不买他的账,都游得远远的,就想着直接把鱼钩——虽然是直的——扔到它们面前。

    现在虽然过了年,但天气仍然寒冷,池塘里除了他为了显示是在钓鱼而敲开的一个不大的洞,其它地方都覆盖着厚厚的冰,但随着他冒出那个想法,身体像是有所感应,下意识的一甩竿——

    下一刻,他身体没动,鱼钩就直接落在了远处一条身体胖胖的红色鲤鱼头前面。

    杨辰呆呆的鱼钩,顺着鱼钩看到了鱼线,顺着鱼线又看了鱼竿的前端,然后又赶紧低头看向手中。

    那根鱼竿还握在他手里,它是完整的,并没有断开,但鱼竿加鱼线的长度却绝对到不了那条鲤鱼的位置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