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手下全是妖怪 > 正文 27同道中人上
    四周的尘土被冲击的力量“炸”开后,杜管家踏步的走了出来,然后像是发现猎物的猎人一样,看着刚跑出去五六米、此时却被迫转身的杨辰,笑道:“果然——”

    杨辰冷静的问道:“果然什么?”

    杜管家却极为谨慎,只是冷笑了一声,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着话,他身体一晃,就像被风吹起的树叶般,整个人像是没有重量一样向杨辰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极快,刚一发动就冲出去了接近两米,但突然间脸色一变,又像是重石坠落般停了下来,然后张嘴用力向外一吐,就接连吐出来了因为用力过猛带着血的好几团泥土。

    抬头看到杨辰眼中露出了功亏一篑的憾色,杜管家心中除了有躲过一劫的余悸的庆幸之,紧接着又因差点阴沟翻船遭毒手而生出了更强烈的杀意:“我要杀了你!”

    但是,不等他再有动作,耳中又听到气泡破裂的声音,然后又被笼罩进了尘土之中。

    他心中生出了不可遏止的焦躁,恨不能不管不顾冲过去把杨辰乱拳轰成肉泥,但想到刚才不经意间吸入了一粒尘土,如果不是反应够快,差点就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此时面对飘扬在四周的尘土,他内心里就充满了忌惮!

    另外,他刚才看似只是将泥土吐了出来,但要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吐出那么泥土,对他的消耗其实极大——但消耗再大,他也不敢让那些诡异的尘土靠近他身边。

    于是,他故计重施,再次吐气开声:“开!”

    无形的力量再次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汹涌的冲去。

    只是这一次,四周飘扬的尘土虽然一阵涌动,却并没有如愿被“冲开”。

    他心中不由一沉:因为一直跟在白石山人身边,他可谓见多识广,并且一眼就认出了杨辰使用提【扬尘术】,对真正的修士而言,这个法术完全是不入流的,也就比武者打架时踢起尘土迷对方眼睛奇妙一点,事实上威胁性很小,他也就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但是,像眼前这种根本无法被外放的真气驱散,加上那些尘土不小心吸入后会像刚才那样突然增多堵塞气管,威胁性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杨辰则松了一口气。

    他因为掌握的手段少,又意识到普通的【扬尘术】的弊端,所以,他就在普通的【扬尘术】基础上,开发出了进阶的手段。

    其中【阴尘术】自不用说,是改换了最基础的物质材料,对于普通的【扬尘术】,加强版和最强版是从作用范围上的开发,除此之外,他还在具体的用法上费了不少心思。

    在用法上,他一方面在母砂上面做文章,比如拿母砂当暗器,又或者让对方吸入,堵塞气管和双肺,另一方面,对最强版的【扬尘术】,除了扩大作用范围,他还像现在对杜管家试着通过压缩面积,增强密度。

    当时试验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压缩面积不仅会让尘土密度增加,更方便他使用母砂当作暗器,还会让尘土之间的“粘性”和阻力增加,变得更难走出去。

    这一点从现在杜管家的表现上就得到了证明。

    杜管家看着四周飞扬的尘土,密不透风,像是牢笼一般,为了防备着会不小心吸入一粒,他用手挡着都感觉不保险,只能时刻保持真气护体,这种局面无疑极为不利。

    “呵!你就这点手段了吧?我不动就可以,你又能奈我何?等老爷……哼!”

    他特意没有说后面的话,但意思却是很浅显,那就是白石山人一来,杨辰就完了!

    他的用意则是吓退杨辰,反正白石山人让他来是试探的,现在也算是试探出来了,而杨辰的消息他们都知道,事后再处置,在弄明白杨辰手段的情况下,他们就已经占了优势。

    杨辰神情,问道:“你刚才是怎样破开我的法术的?”

    杜管家心中着急,却知道绝对不表露出来,就不在意的道:“真气外放,武者练到先天的标志,你难道不知道?”

    杨辰确实不知道,另外他也发现了自己另外一个弊端:没有轻身功法。

    现在的话,他担心拖下去,白石山人万一追出来,他的处境会变得更加恶劣,于是亮出九子连弩,直接对着杜管家触发了开关。

    杜管家身处【扬尘术】之中,心一直提着,九子连弩一射出,他立即就察觉到了,然后不由心头火起:“你找死!”

    话说得狠,但因为担心会吸入尘土,他不敢大范围移动,且还要用一只手挡着口鼻,只能用一只手将射过来的箭矢一一弹开。

    这会儿他不由后悔刚才追得急,没有带上兵刃,但到底是先天级的武者,九子连弩九箭连发,却都被他在间不容发的或拍掉或闪躲开了。

    同时,完全躲过九子连弩的攻击后,想到杨辰使用这样的手段,他反而不再像刚才那般忌惮,而是想着或许找个机会反击,能拿下杨辰!

    就在这时,没有任何预兆,一张极薄的网把他网住了。

    他下意识的挣扎,马上就被网上的细针扎中,一阵发麻的感觉就从中针处扩散开来。

    作为先天武者,这种程度麻药对他根本不算什么严重的事,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这张绝对达不到法器级的网给网上……

    他也不用想了,尘土外面,杨辰收起了鱼竿,心念一动,一粒母砂就飞了过去。

    此时杜管家仍然严阵以防的用一只手挡着口鼻,但他却没有也不会想到护住耳朵。

    下一刻,他身体一僵,然后直直的摔倒在了地上。

    ……

    白石山谷。

    金珠陪着白石山人喝完了一壶茶,看着正在分捡药材的白石山人,尽显英气的丹凤眼动了动,道:“老爷,杜管家一直没回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白石山人一边将一棵更完整的止血草放下,一边说道:“是吗?”

    金珠轻声道:“以杜管家的身后,顺利的话这会儿应该回来了——那小子会不会真有些东西?万一跑掉了,他藏起来一心修炼,真有什么,以后也可能没有机会了……”

    白石山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直接跳了起来:“不行!我要亲自去看看!”

    说着话,他直接飞身出了门,同时弹出一张灵符,那张灵符在空中白光一闪,变成了一匹纸马。

    白石山人双脚轻轻落在纸马背后,它就甩开蹄子,落地无声,像是划水一般载着他飞速冲出了山谷。

    盏茶时间不到,他就追到了小树林外面。

    很快,他就看到杜管家骑的马,地上则是杜管家,同时也看到了他身下洇出来的血。

    皱着眉四处看了一遍,以他的感知能力,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又回想了刚才见杨辰的情形,他马上确定,以杨辰顶多后天武者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瞒过他的。

    至于其他帮手,首先,以他的感知能力,有第三人在,他不可能一点也察觉不到,其次,这片树林并不适合骑马,他判断那匹马很可能是在敌人走后才跟过来的。

    再者说了,在双元府这一亩三分地里,这些年来他一直是最强的存在,有必要疑神疑鬼吗?

    于是,他迈步走了过去。

    刚走到尸首旁边,他耳中忽然听到气泡刺破的声音,然后身边灰黑色的尘土瞬间布满了四周。

    此时虽仍是白天,但他却仿佛身处无星无月的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