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手下全是妖怪 > 正文 38虚张声势
    比金珠离开白石山谷还早,洪宽父子两人就踏上了许虎的小型飞舟。

    说起来,洪家每代也都有修士出现,也可以算作修仙家族,但一来家族中产出离购买小型飞舟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二来,族里修士的修为离御空飞行的距离比购买小型飞舟所差的灵石的数量还要大,洪宽父子就是洪家唯二有机会离开地面的人。

    随着飞舟升到空中,感受着四面八方自由自在的风的吹拂,洪宽看向洪皓,同样从儿子眼中看到了激动的情绪。

    尤其此时背后是无遮无挡的阳光,一眼望去,两人只觉胸中开阔,想着这次陪着许虎去过白石山谷,不管是飞舟,又或许更高级可以修炼到御空飞行的功法,洪家很可能也能很快拥有了,背后的阳光看着就像是在为洪家照亮前途似的……

    低头看着脚下变小了十数倍的熟悉建筑和景物似慢似快的急速后退,加上又不受地形的影响,洪宽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大约两刻钟应该就能到达白石山谷。

    飞舟不大,只有三尺宽四尺长,说是最多能乘载五人,但三人站在上面也稍显拥挤,离到达目的地又还有一段时间,不说话就显得比较怪异,洪皓就看了洪宽一眼,向他示意,让他说些什么。

    洪宽则装作没有看到的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既然在昨天主动曝出炼丹师在白石山谷的时候,已经意识到可能存在的风险,他们现在什么都不做的听命行事,才是对的,才能在发生了意外时保证洪家的利益。

    许是要见到那位炼丹师了,许虎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也没心情说话,一路上竟是很安静。

    飞舟转眼间就载着他们穿过了双元府,并以恒定的速度急速的向白石山靠近。

    洪宽为免飞过了,低头注意着脚下的地形。

    某个时刻他看到山上出现了一抹红色人影,忙开口道:“等等。前辈,下面那人好像是前两次见过的金姑娘。”

    “是吗?”

    许虎已经从洪宽口中听过了前两次交易丹药的完整经过,自是知道金珠是谁,他原本还担心直接登门可能会冒昧,有她通报无疑就好很多。

    这样想着,他直接就操控着飞舟降落下去。

    以金珠接近练气五层的修为,飞舟一向她飞来,冥冥中就已经有所感知,并且因为是在天上,离着五十丈的时候,她就锁定了它,再看着它的降落轨迹,明显是冲着她来的。

    飞舟,她也听那老贼讲过,知道是很贵重的法器,拥有这样贵重的法器,想来也会有相匹配的实力。

    此时飞舟离她越来越近,她不由心中一沉。

    她自己知道自家事,因为火莲宝体一事,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现在虽然修炼了《隐龙拳》,感觉已经能很好的隐藏这一点了,但那是对她同样修为的人,对方既然有飞舟这样贵重的法器,想来实力一定会超过她,难保不会被发现,所以,她首先担心对方是冲着她的火莲宝体来的。

    其次,不用说就是炼丹了,她们才出手两次,难道就已经引起有心人的关注了?

    这两件事,不管是哪一个,对她们来说都不是好事!

    她心中遏止不住的生出一股怒气:她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生活刚有起色,才过了半年不到舒心的日子,难道又要被破坏吗?

    暗暗呼出一口气,她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情,又想着,事情还不确定,还不用太过悲观,万一对方是向她问路呢?

    这个想法在她看清飞舟上的洪宽后,很快就破灭了。

    洪宽也看到和确认穿红裙的是金珠后,想到有她作为中人通禀,能够缓和直接上门的突兀,心情则很好:“金道友,我们又见面了。”

    金珠目光从三人身上掠过,很快从三人的站位,许虎靠中靠前,且他带给她的压力也更大,就确定了以他为主,并且都不用怎么费心思就能确定许虎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洪宽的主意。

    想到杨辰在决定出手丹药的时候跟她说过的话:出手丹药后,难免会遇到实力更强的人的注意和觊觎,真遇到这种情况,示弱和心虚只会引来肆无忌惮的强取豪夺,绝对不可取,只有虚张声势才能自保。

    于是,她扫都没有扫洪宽一眼,而是看着许虎道:“道友从哪里来?”

    为了凸显许虎的身份地位,进而促成金珠背后的炼丹师加入许家,让洪家的这次谋划得竟全功,得到最大的利益,洪皓就一边向许虎施礼致敬一边介绍道:“金道友,这位乃是许前辈。”

    “许前辈来自有筑基修士坐镇的修仙家族许家。”

    许虎一时也摸不清金珠她们的底细,加上又有心交好她们,就微笑道:“老夫许虎,见过金姑娘。”

    金珠就算没有听说过许家,对于高她一个大境界的筑基修士也是有了解的,而许家如此强大,她心中压力自然更大,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在家中的杨辰,她竟然并不怎么紧张。

    “见过许道友。”

    她中规中矩的回复道,但除了这句话并没有多说其它的,除了继续虚张声势,也是想表现出疏离的态度。

    许虎三人自是能够感觉到这一点,但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见到她后面的炼丹师,自然不可能被她这句话给打发了。

    不过,这时候许虎本人就不方便出面了,万一她不知好歹拒绝了怎么办?

    洪宽知道就该他们出面了,于是,他向金珠一拱手,微笑道:“金姑娘,我们这次来是想拜见炼制回春丹的丹师的,不知道能否替我们通禀一下?”

    他直接了当的点明来意,只是让她通禀,就是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不给她添乱的机会。

    金珠看了一眼洪宽,道:“不巧,我家主上前段时间出门了,最近并不在谷中。”

    虚构一个不存在的“主上”,也是杨辰和她商量好的应对之策,这样一来能更让可能的觊觎之人顾忌,二来也能让他能炼丹变得合理,三来,有个虚构的“主上”,也能吸引别人的注意,让他们行事更加方便。

    洪宽像是没有感受到她的反感和不悦,问道:“是吗?不知道丹师大人什么时候出门的?可曾说过什么时候回来?”

    事已至此,他只能坚定的站在许虎这边,而且,不说只是能炼制回春丹,散修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能和修仙有筑基坐镇的家族比?

    金珠摇了摇头,道:“不曾说过。”

    洪皓此时好整以暇的插话道:“金姑娘,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你好像对我们很反感和抗拒?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