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手下全是妖怪 > 正文 39谁给你的胆子
    对洪皓来说,这次见炼制回春丹的丹师,关系到他和洪家的前途,他比许虎还想把这件事办成,但现在金珠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却让他感到很不妙。

    所以,面对这种情况他急着站了出来,而他的问话看似简单,其实是把目标从丹师转到金珠本人身上,压力也转移到了她身上,她如果一时不察,很容易就进退失据,进而实现他们的目标,至少给他们透露一些有用的消息。

    三人中,他的身份和辈分最低,即便惹怒了她,一来她不是丹师本人,惹怒她的代价不大,二来,他这样卖力表现,即便这次见不到那位丹师,也能给许虎留下好印象。

    金珠马上发现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否认和解释都会显出她的心虚,直接明说则会落入对方的话术中。

    不过,她很快想到了“虚张声势”四个字,于是她轻蔑的看了一眼洪皓,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

    她的表现出乎了洪皓的预料。

    原本他认为,面对他的问题,金珠勃然大怒和略微后退一步的概率大致相当,这两种结果,如果是后者最好,因为那几乎相当于打破了眼前的局面,对他们最有利;

    即便是前者,他也相当于挫了她的锐气,而他不管是道歉,又或者被洪宽和许虎“责罚”,都对见到丹师有利,也就符合他和洪家的利益。

    他唯独没想到她会这样的反应:她没说话,却表明了态度。

    因为她背后有丹师,她不管怎样,他们都奈何不了她。

    他刚才的问题相当于搞偷袭,出手之后,一旦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压力就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而他出身的洪家在现在的三方中却不够格成为依仗。

    不过他很有几分急智,一见到她的反应,很快想到了对策,然后抢在许虎等人之前微笑道:“金姑娘勿怪,在下前辈想要冒犯姑娘,但姑娘在丹师大人身边做事,一举一动难免会让外人多想。”

    “恕在下直言,如果丹师大人知道许前辈前来拜访,想来也不会拒绝的,不知道金姑娘以为然否?”

    金珠丝毫不假辞色的道:“你既然知道我家主上的想法,又问我干什么?”

    到了现在,她其实也知道,她阻挡不了许虎他们去白石山谷,她能做的就是继续虚张声势。

    洪皓脸上怒气一闪,但他前后已经说了那么多话,为了不显得越俎代庖,影响到许虎的计划,只敢说了一句“在下岂敢!”,就躬身到许虎身后,听他的吩咐,以示尊敬。

    许虎想见到炼丹师,自然不愿意得罪金珠,此时就温和的开口道:“金姑娘,你说你家主上出门,不知家中现在还有谁在?我等前来拜访,过门不入,让人听说了不免会被人说不知礼数。”

    金珠回道:“家中还有主上的一名晚辈在。”

    把杨辰说成“丹师”的晚辈,是杨辰的主意,为的正是应对类似今天的状况。

    许虎心中一喜,这趟见不到丹师本人,能见到和丹师关系亲近的晚辈也是好的:“金姑娘,不知道现在丹师的晚辈可方便一见?”

    金珠不在意的道:“他就在家中,你们想见就去吧。”

    许虎没想到她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不过转念一想,刚才她只说丹师不在,并没有直接拒绝,是他们自己想岔了。

    这时,洪皓又出面道:“金姑娘,能否麻烦你带我们过去?”

    许虎点了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毕竟,初次见面有个中间人总要好一点。

    金珠也想回去把情况提前和杨辰讲一遍,闻言稍一思考就答应下来:“好。”

    许虎不由松了一口气,尤其想到许家最近的困境,心中不由生出一些急切,就伸手相请道:“金姑娘,请。”

    金珠就带着三人掉头往回走去。

    很快,白石山谷的大门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在路上的时候,洪皓就不断的对着洪宽向许虎示意,同时用口型补充,却是想让洪宽向许虎提议,跟着金珠一起进去,免得她在杨辰面前说他们一些不好的话。

    以许虎的修为,自是能感知到他俩的小动作,而他也在思考和担心这件事,但是,按常理来说,他们既然是访客,又央请金珠带他们过来,让她先进去通禀才是正理。

    金珠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并不担心他们跟过去,不过,她和杨辰因为修炼时日尚短,还没来得及和外人交流,所以,尽管学了【地刺术】等几样法术,却没有机会学传音入秘的法门。

    许虎三人则都是修士,尤其许虎,更是练气后期的修为,那么,水潭附近肯定在他的神识范围之内,她就算提前过去了,和杨辰说任何话估计都瞒不过他……

    她不由的患得患失起来,但就在她们赶到大门外的时候,方头大耳朵的大耳跑到了她的面前。

    见到大耳的瞬间,她就明白了杨辰的意图:只管带他们过去。

    她不由松了一口气,转念一想,这些不都是正常操作吗?

    都到了这里了,根据前两次的经验,虽然不知道怎样做到的,但杨辰肯定也发现了他们,以他的老奸巨猾,肯定知道她不会不经他同意就随便带人回来,现在既然带他们回来了,且都到了大门外了,躲就没有意义了,倒不如大方一些,还能继续“虎张声势”。

    “你们跟我进来吧。”

    金珠揉了揉大耳的耳朵,直接带着他们向水潭方向走了过去。

    同时,她也好奇杨辰会怎样对他们虚张声势。

    许虎三人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见金珠已经进了大门,他们赶紧跟了上去。

    金珠进门抬头向水潭边看了一眼,顺利的在往常固定的地方看到了杨辰,但她刚才又特意试了一下,不用眼看的话,和前几次一样,神识之中他现在所站的地方仍然是空的。

    现在也顾不得想这些,她见杨辰仍然和平常一样老神在在的拿直钩钓着鱼,就没有任何停留的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她稳稳了心神,从容的介绍道:“杨辰,这位许虎前辈,乃是修仙家族许家之人。这两位,他是洪家家主洪宽,这位是其五公子洪皓。”

    在刚才来的路上她们已经互相介绍过了。

    既然知道杨辰是炼丹师的后辈,许虎自然不愿意得罪他,就准备先口。

    就在这时,他见杨辰看向了洪宽,然后就见鱼竿一甩,凭借这些年的经验和直觉,很快判断出,他竟是要向洪宽动手……

    他下意识的想伸手阻拦,但很快又停了下来:以他的修为,很容易判断出,杨辰只是练气初期的修为,对练气四层的洪宽完全构成不了威胁。

    但是,下一刻,却听到洪宽惨叫一声,眼睛余光看去,就见他伸手捂住了右耳,鲜血则从手指缝里涌了出来。

    他心中一惊,看向杨辰,就见杨辰的鱼钩上挂着一只带血的耳朵!

    “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图谋一位丹师?”

    杨辰神情冷淡的看着洪宽说道。